日本央行買國債規模減少 從技術上退出量寬有點難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20
  • 来源:白虎女

  關於日本是否正在悄悄“縮表”近期引發瞭市場的高度關註。數據顯示,自去年12月以來日本央行購買國債規模不斷減少,至今年5月購入量已跌破8萬億日元(1美元約合101日元),創2014年10月以來最低。依此速度,今年購債量或降至55萬億日元,遠不及80萬億目標。市場有分析認為,日本正在從技術上退出量寬。

  盡管日本央行行長黑田東彥予以否認,稱在實現2%通脹率目標前,日本不會退出量寬。但日本各界的擔心卻不斷增加。生命保險協會會長根岸秋男近日提出,應就如何退出量寬展開公開討論,希望央行與市場進行對話;國會議員河野太郎甚至公開質疑2%的通脹目標,呼籲央行盡早面對退出寬松;瑞穗綜合研究所提議政府應與央行協同勾畫日本版的退出路線圖。

  日本這種“央行資產負債表依賴癥”是逐步形成的。1999年日本央行首次將名義利率調降至零;2001年開始購入國債,以政府債務貨幣化方式向市場持續釋放流動性;2002年又把購買目標擴及商業銀行票據。於是,以“擴表”方式向市場註資,成為日本解決泡沫經濟後遺癥的重要手段,這種非傳統貨幣政策也成瞭世界首創。

  首輪量寬能夠成功的重要原因,是央行堅守瞭財政紀律。為避免財政赤字貨幣化,它制定出明確的“銀行券原則”——貨幣發行凈額是央行國債買進凈額的上限。然而,該原則卻淹沒在2013年黑田東彥所主導的超級寬松政策之中,取而代之的,是以天量購入國債來大規模提高基礎貨幣供應量。結果,央行資產負債表迅速“暴脹”,目前占國內生產總值之比遙遙領先歐美。

  “爆表”危機已成為繼財政危機之後威脅日本經濟的又一枚定時炸彈。當前,央行所持國債資產的加權平均利率僅為0.317%,短期利率一旦超過該值就會形成“倒利差”,從而陷入財務危機。此外,央行自有資本占比過低,截至2016年底,央行自有資本僅7.6萬億日元,而過剩準備金規模卻高達320萬億日元,財務風險大增。目前,日銀所持超過400萬億國債的平均到期年限超過7年,在這種情況下,日本央行要退出量寬,不僅周期漫長,成本極高,難度也非常大。

  當今世界,幾乎所有國傢都會受跨國資本的自由流動以及匯率變動的影響,各國央行難以隻根據本國經濟狀況調整金融政策。在美聯儲再次加息、年內將實施縮表之際,全球呈現回歸貨幣政策正常化趨勢,這勢必對仍然堅持量寬的日本形成巨大的壓力,其收益曲線調控目標面臨更高風險。一旦利率失控,遭受的損失將數以萬億規模計;政府若被迫註資,不但會加劇財政危機,還將引發國傢信用受損等連鎖反應。因此,在幾乎無望達成2%的通脹目標下,央行被迫對寬松“剎車”,或將成為日本央行今後政策運行的重要選項。